Lewvan

只会短打,写不长,图片狂热.

Xmen 万吹, AC3 肯威父子, PB 米勒,SPN 詹森唯粉, GOT, 编年史 Lestat, 鲨吹, Sense8,千禧年三部曲, Joel Kinnaman, 黑帆.

跑酷式跳坑, 发东西随缘.

【EC】相纸(一)

Summary:两人第一次见面,艾瑞克公寓炸了,而查尔斯似乎准备一头扎进海里。
Notes:*战地记者AU,无能力。
*可能有第二章。
*还在缓慢构思。

艾瑞克站在街边对着空荡荡的黑夜骂了一句,他把手里快要燃到尽头的烟扔在地上,然后用皮鞋狠狠踩灭,接着继续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在他的记忆中,这个方向大概是通往海边,一辆车快速的从他身边急驰而过,远光灯笔直的照向远处然后一瞬间就变成两盏刺眼的红色尾灯。春末夏初大风把头发吹得乱七八糟,他随手扒弄一把,半袖衬衫 被吹得哗啦哗啦响,像一面招摇的旗帜。夜晚才过去二分之一,而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往哪个方向走,似乎沿着马路就是一条永远不会脱离轨道的前进,但他分明按照所有的人生格言那么做了,而操蛋的生活依旧不可避免摧毁了他所得到的一切。他又掏出一根烟,一根烟,谁知道是不是这玩意点燃了他公寓煤气的阀门,导致在昨天下午,他的房子在一声响彻纽约的爆炸声中消失了,而他如今只能住在一家随便找的旅馆,而且还是得到了警局担保才能在没有任何证件——那些东西都随着爆炸一切烟消云散了——的情况下住进来,感谢上帝,去他妈的感谢上帝,艾瑞克要诅咒上帝。

他继续向前走,终于看到了视线中模模糊糊的海平面。蓝色的浪在灯光下反射出各种颜色,严肃的像一张刚被蹂躏过的调色盘。他站在那看了一会,海风猛烈的吹过来,把他眼前的烟雾都吹散了。他看到有一个人,一个小小的人影坐在堤坝上,后背绷得笔直,像是在认真的看着海面。艾瑞克觉得那个小人八成是准备跳下去,否则谁她妈的会在半夜三点半坐在一个可以阵脚就踏入死亡的地点呢?但是他也想跳下去,要不然他在马路上走了这么久——因为身无分文,他甚至不能打一辆出租车——就是为了来看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好笑,艾瑞克嘬了一口叼着的烟,双手插在兜里向海边走过去。

温暖的温度在靠近岸边的过程中逐渐恢复肃杀的触感,艾瑞克倒也没觉得多冷,但依然不可避免的被裹挟着冷气的海风吹得打了个哆嗦。他的头发都被胡乱的气流扰成各种方向翻飞,烟头上橘红色的小光点快速燃烧,白色的烟雾还没来得及汇集就很快消失了。他走到围栏后面,几根低低的铁链毫无威慑作用,艾瑞克站在那后面,看着距离自己向前大概七八米的年轻人,没出声大量了一会。

他忍不住去想在这样的天气里,对方到底在这儿坐了多久,既然选择了一个完全不会有围观者进行安慰和施加救援的地点,那么他想自杀的决心大概会比站在六楼楼顶等待充气垫的小丫头坚定的多,那么自己现在走过去会不会让他受到刺激,然后对方直接一个激动就扑下去。艾瑞克手上的这根烟快要抽完了,他有点后悔自己没怎么思考就走过来,或许是因为公寓爆炸的事让他乱了脑子——操他妈的公寓爆炸,这种事情都能让自己碰上,他一想到在那里存放的各种东西,还有自己刚入住的时候,亲自挑选的家居他就想把所有负责大楼安保的垃圾都他妈弄死。——大概就是因为乱了脑子,所以他现在,艾瑞克偏着头瞥了一眼架在路灯顶端,依旧勤勤恳恳闪烁红外线光点的监视器,他现在想走也来不及了,如果这小子死了,尸体会顺着海水——现在是涨潮状态——尸体会太明显的经过短暂旅行之后停留在隔壁沙滩上,然后再回溯到案发地点,调出监控录像,根据面部捕捉获得艾瑞克的信息,就已经太晚了。他在心里快速的计算了一下风险,即使排除掉自己不熟悉的潮汐运动,眼下最好的选择也是把那小个子从危险地点带走,随便他妈的编一个理由,然后再找个地方把他扔下,接着回旅馆。

于是年轻的流浪汉——他觉得自己就是流浪汉,没有归宿的可怜人,说不定那小子也是,他想到,万一对方只是一个没地方回去的离家出走的小孩,那他岂不是多此一举。但是艾瑞克还是决定把事情办完,他拽了一下裤子,然后抬腿迈过铁链,皮鞋在地面上嗑出一声细微的动静,但在翻涌的潮水声中不值一提。等到那个小个子转过头的时候,艾瑞克已经站在他身后大概半分钟,年轻人比他想的要大一些,从背影看——瘦而窄的肩膀,棕色的卷发,还有看起来六五到七二的身高,他开始还以为是个高中小孩,但是眼下这个男人显然是不会比他小多少的成年人,他有一双蓝色的眼睛,虽然夜幕给这种蓝色染上过深的颜料,但是艾瑞克还是在里面看到一点点浅绿色调。

“你还有烟吗?”他瞄到了艾瑞克手里快要燃尽的烟头,挑起眉毛哑着嗓子问他。艾瑞克从烟盒里抖出一支递过去,然后又给点上火。打火机的热度在某一个瞬间让他觉得手心发暖,还可能是因为对方与自己触碰的指尖——警告,这或许是一个渴望信号,他在点火的同时又仔细的看了看这个人,额头上垂下的头发晃来晃去,脸颊有点婴儿那样的肉,看起来软乎乎。

“Charles,你可以叫我Charles,晚上好先生。”

水泥台子冰冷又粗糙,他给自己点上一根新的烟,然后在对方身边也坐下。

“叫我Erik,晚上好。”

评论 ( 3 )
热度 ( 18 )

© Lewv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