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wvan

只会短打,写不长,图片狂热.

Xmen 万吹, AC3 肯威父子, PB 米勒,SPN 詹森唯粉, GOT, 编年史 Lestat, 鲨吹, Sense8,千禧年三部曲, Joel Kinnaman, 黑帆.

跑酷式跳坑, 发东西随缘.

【AC3】【现代AU】【HC】大雪

Summary:海尔森在日本工作其间遇到康纳,现代AU,车。
Notes:
*设定十八岁康纳,不是小狼是小鹿,雷描写预警。
*第一次尝试这种写法的肉,文风也预警。

 

 

在等待晚餐上齐的过程中,康纳的筷子就没停过。

 

海尔森因为大雪而迟到了半小时,本以为他已经在等待自己来的过程中点了吃的,结果等他进了朝日斋,才发现他的小儿子正坐在那,双手撑在桌子上,用指甲一点点的顺着木纹划线。康纳下意识抬起头,抿嘴看他,头发松松的扎成一个辫子。

 

他点了几个常吃的,还有一盘烤牡蛎。等到侍应生离开房间,他才想起自己还没脱外套。围巾被对折叠好放在手边,雪花已经融化在羊毛大衣上了,毛领有点湿,一半是因为糟糕的天气,还有一半是因为潮乎乎散发着炖锅香味的室内。

 

在这期间他出去接了几个电话,看着窗外的雪有点出神,这是大阪今年最大的一场雪。收购项目在下周一将会进入最后阶段,半年期的财务报表他已经整理出来并且审核通过。还有来自人事部的格雷汉姆,一直在和他反复叨念裁员问题,海尔森已经被他弄得很疲惫了,直接将这件事转给了秘书,并且暗自打算第一个裁员就裁掉他。

 

等他第三次回来的时候,康纳还在低头认认真真的吃东西,盘子里的烤鳗鱼还剩下小一半。

 

两周之前,他才刚见到这个自称是他儿子的男孩,“儿子”,然而他对这个词并没有什么概念。他们坐在咖啡馆里,男孩给他看了一些信物,还有来自遥远的北美洲的羽毛,和那串项链。海尔森不需要费力回想,吉欧这个名字带给他的的确是一段非常难忘的过去,即使现在依然如此。男孩没向他索要任何东西,说自己只是想来见他一面。但海尔森觉得自己总该做点什么,对他负起责任。于是他就把康纳留下来了,公寓也不缺这么一个人的位置。

 

钥匙变成了两把,白天的时候他们都在自己的工作上,等到晚上,第一次的,海尔森在回家的时候发现玄关总是亮着一盏暖黄色的灯,并且卧室的被子也都已经铺好。在这之前,他从不知道自己还能和第二个人分享生活,康纳虽然沉默少语,但海尔森乐于带着他在周末出去吃东西,或者一起洗漱,或者滑雪,或者给他挑一身合适的西装。

 

筷子发出轻微的咔嗒声,他看见康纳放下餐具,又喝了一小杯清酒。又一小杯,这是第几杯了,他伸手拿过瓶子,空空如也。

 

“父亲……”软乎乎的声音,还带了点困意。

 

“父亲,我吃好了。”

 

海尔森看到康纳的颧骨上有一圈淡淡的红晕,金棕色的眼睛——和吉欧一样——迷迷糊糊的看着他,湿漉漉的眼睛,下唇被芥末刺激的发红,像一只吃饱了的小鹿,即使他已经比自己还高,身体结实,棱角分明,但是海尔森还是觉得他就像一只小鹿那么……那么,干净,或者说可爱,见鬼的想法。

 

他站起来给他穿好衣服,手臂从背后搂着腰,防止康纳撞到门框。外面还在下雪,水泥路面被压实的冰霜覆盖住,他们在路灯下等了一会才打到车。出租车里又暖又暗,霓虹灯透过玻璃上的水雾被晕成油彩那样的波纹,他犹豫了几秒,然后把小鹿搂过来靠在怀里,在他的嘴唇上非常轻的吻了一口。

 

“好,那我们回家,康纳。”

刷卡上车,走图片。

——END

评论 ( 19 )
热度 ( 77 )

© Lewvan | Powered by LOFTER